大娘的茶亭

關於部落格
寶石般的貓眼
  • 57674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海洋天堂觀後感

 
海洋天堂,是個『出現奇蹟』的故事。
 
   別被我這句話誤導,奇蹟絕對不是功成名就,不是主角的困頓完全解除,不是突然天上掉下錢來,一切的一切,都是身為父親、身為家人不斷不斷的付出,才得以成就這一段奇蹟。
 
  這是一部淡而有味、樸實深厚,但是令我深迴低詠的作品,以他的題材應該是沒有大賣的可能性,但我卻非常驚喜的發現李連杰也能有這樣深度的演出,以FAN來說是多麼很值得高興的事啊。
 
  先說這部片值得嘉許的部份,首先,編劇和導演非常精準的掌握了身心障礙者的家庭───特別是家長一定會遇到的困境和擔憂───我若是老了/病了/死了,這孩子怎麼辦?而片中身為父親的李連杰(王心誠)遭遇到的困難(癌症末期),更是將這個困境一股腦兒的將時間推至眼前,如何安置這個大孩子,就是王爸爸心頭最迫切的問題。
 
    一開始,劇情就給了一個十分直接的震撼彈───帶著孩子投海,雖然因為大福水性太好而失敗。
因為不放心,所以爸爸想著,那我乾脆帶著孩子一起走。怎麼能苛責做父親的人呢?孩子無依無靠,適應環境的能力又比所有人都差,爸爸離開了一了百了,他怎麼活?劇情裡也十分含蓄的暗示了大福媽死亡的原因,我目眶微微的濕了,想起大學時系裡請來自閉症家長協會的成員為我們分享他們的心路歷程,每個爸爸或媽媽一上台,開頭就這麼說:『剛知道的時候,我第一個想法就是帶著孩子去死。』
 
 
    死不成了怎麼辦?難道還要再剝奪孩子生存的權力嗎?
 
    我覺得,身為父親應該是辦不到了。    
 
所以只好努力的教孩子如何活下去。以後……所有所有的行動,所有的訓練,都是為了這個前提而存在,因此爸爸不停的尋找適合孩子的機構,資源是這麼少,義務教育已經結束了,不能回到學校去,能夠找到的機關團體不是不收就是看起來環境極差,做父母的人怎麼捨得將孩子送到這樣的地方?
 
即使是台灣,我的同事、我所認識的家長,為了這樣的問題仍是疲於奔命。
 
朋友說,為什麼現在才要教?為什麼以前念書特教老師沒教?我說,因為太疼愛了啊,所以每天每天,日復一日的,爸爸願意為孩子每天脫衣,怕危險每天為孩子做飯。義務教育時老師有沒有教不得而知,但訓練是需要每日持之以恆的,就算教了,家中沒有持續訓練效果一樣會不見,更何況,很多時候,『沒有退步就是一種進步』(遠目),
 
爸爸開始教一切照顧自己該做的事:煮蛋、自己找衣服、脫衣、搭公車,一切一切就像我們在課堂上教孩子的。買東西要給錢,不能讓周遭的人太過疼愛孩子,隨孩子意思自己拿東西,因為孩子不會分辨『可以自由拿取/買東西要付錢』的情境,社會不會容許一個大男生進了店家拿東西不給錢;時間不夠了,從會的開始教,看時間太複雜,所以煮蛋就數數吧,指定的數字到了蛋也熟了;一般人的脫衣方式太複雜了,所以就從衣領往上拎;大福不會對情境做出合適的反應,所以光是『下公車』要一次又一次的先在家裡像話劇一樣做情境演練───特殊生的訓練是很困難的,要花上數十次、甚至數百次不斷的練習,要配合孩子的程度,要具體,講述式的教導沒有用,要實境演練,會回答不是真的會,要做的出來那才叫做會。學會了還要褪除,要在沒有爸爸在的情況下自己做的出來,要能夠真的、沒人任何人給提示的情況下自己來那才叫做『學會』。
 
時間永遠不夠,爸爸急著教會所有該教的事,學不會了,教的急了,一句『你怎麼那麼笨』迸出,孩子挨罵眼眶泛淚,頓著不知如何是好,又氣又病又累又悔的爸爸抱著孩子的頭:
 
『沒關係,我們慢慢來。』
 
 這一幕真好,我的眼淚從這一幕開始決堤。
 
然而這還不夠,會照顧自己還不夠,要能安撫孩子的情緒,要能讓他不為失去爸爸這件事傷心那才可以,當爸爸找到理想的安置場所,放心的把孩子交託出去,還有失落有點自我解嘲的說大福不會傷心,表面上似乎沒有,但是當天晚上大福又哭又叫,非得爸爸趕到陪著脫衣陪著每天一貫的碰觸儀式才能入睡,爸爸終於知道了,沒有他是不行的。教會了知識,教會了技能,還得要情感的安撫,所以爸爸挑選了大福最熟悉的環境來讓他練習情感的轉移:『爸爸是海龜』。朋友問我這樣能夠訓練嗎?我一時答不上來,但現在仔細想想,電影能安排到這一層,實在是非常細膩。很多時候我們只想到了認知和技能,但是情感……這是最難教的,不管在理論和實務上都是,也是最容易被忽略的部份。
 
這部戲精緻的地方,在於細節掌握的準確,最重要的是大福這個角色,要是掌握失準,感人程度絕對少一半。但是……每個細節,大福的固著(狗狗擺放的位置、藏文件的地方、固定的時間游泳、物品一定要正面朝前擺放),大福對器物不尋常的注意(飛舞的球、轉動的電風扇),大福的自我刺激(手指的動作),每天重複的儀式(脫衣、澆花、睡前的儀式),大福的語言(重複別人話尾的鸚鵡式語言,沒有代稱:你/我/他,沒有問句,只有很簡單而具體的動詞和名詞)還有大福的眼神、肢體、情緒表達……活脫脫就是個自閉症的大孩子。(每個自閉症都不一樣,也不一定會有這些特徵,但大福確確實實把握住了自閉症的模樣)
 
很多地方可以看出巧思,大福把拋丟的白球和紅鼻子大姊姊(桂綸鎂)連結在一起,這是難得可以和大福建立關係的重要他人,所以大福搶走白球要給姊姊,其他人都不知道大福為什麼要發脾氣,為什麼要搶球───很多時候孩子生氣的點都是有原因的,只是很難看出來他們思考的邏輯,所以當桂綸鎂隨馬戲班離開,對大福而言習慣而且喜愛的事物不見了,他就去找尋他心目中的重要事物,最後他找到了麥當勞叔叔,多麼神來一筆、又讓人鼻酸又有點好笑的一幕啊。
 
  自閉症的孩子,絕大部分不像電影演出的『有特殊能專長』,這樣的高功能自閉症只佔比例上的一小部分,能見諸媒體的也是這一小部分,(戲中的大福真要說也是有,就是游泳)但大福更像我遇見的大部分自閉症孩子,語言功能弱,固著行為多,不會用正確方式表達情緒,溝通能力很差,無法表達自己……社會適應和自理能力弱。有沒有特殊專長並不是重點,更重要的是,這孩子能不能照顧自己?能不能好好的適應社會?社會規則太多也太亂,孩子能不能和他人建立良好的關係,遇到問題會不會應對?會不會處理?
  
    我喜歡這部戲,它在父子情、愛情的處理,是多麼細微內斂,柴姨的心思,王心誠的回應,一句『不想拖累人』,單單一個握手,照片的傳遞,雖是交代後事,就是多麼大的體貼和情義。
 
    而父子情,這麼多細節的堆疊成就出一個非常感人的結局,它處理爸爸的死也是非常自然的而平淡的……車子前座的鮮黃菊花,大福回頭,爸爸就在後頭那黑黑的木頭盒子裡,沒有戲劇化的嚎啕,但我的眼淚卻怎麼也停不下來。
 
     然而,事情並沒有結束,我們發現,父親的一點一點的汗水和努力累積起來便是水到渠成,像音樂盒上了發條,所有齒輪自動動起來,奇蹟出現了……沒有爸爸在的隔天,大福自己找衣服、自己穿衣服、終於把狗放在沙發上了、自己煮蛋、自己搭公車,自己在海洋館工作…我們知道,他會了………時間到了,一如既往的跳進水中游泳,而這次,大福追上海龜,我們知道,王爸爸說:『爸爸是海龜』。
 
     最後的最後,電話響起,大福接起電話,以大福的語言能力,要他講電話是很難的,但最後大福輕輕點了一下鼻子,我想他是知道的……那位紅鼻子姊姊。
 
───我們永遠不知道他知道些什麼,可是不要以為他不知道,很多時候他是知道的,只是我們不知道而已。
 
 
   我想起很久以前,系上的教授還是我參加教師甄試的主委說的:『特教老師要永遠相信奇蹟』。
 
   我想,特教孩子的家長和老師都得要永遠相信奇蹟。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